沒有代表的商議:日本與韓國保守派政府如何利用接納勞工的制度對付勞工

Volume: 

23

Number: 

1

Published date: 

六月, 2019

Authors: 

尹智煥

Abstract: 

學界對於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是否會造成統合主義崩潰有不少爭論。對此,本論文提出「沒有代表的商議」之概念,並藉以來理解日本與韓國的保守派政府利用勞、資、政三方商議機制,但在排除勞運組織代表其利益的前提下,進行新自由主義改革。本論文主張「沒有代表的商議」的決策路徑,源於保守派政府蓄意利用接納勞工的制度來對付勞工的策略。日本安倍晉三政府保留了「審議會」(shingikai)、韓國朴槿惠政府保留了「三方委員會」(Tripartite Commission),其目的在於避免因為破壞統合主義而可能出現的立法僵局,同時也為了不要讓這兩個政府建構新道德霸權的努力白費。然而,這兩個政府都試圖削弱勞運在統合主義架構中的力量。日、韓的「沒有代表的商議」路徑其實並不相同,而之所以會有差異,主要是因為兩國政府對於其本國勞運所擁有的特殊政治資源,發展出特定的策略來利用三方商議機制。在日本,安倍政府利用「日本勞動組合總連合會」(RENGO)偏好建立政策夥伴的傾向,將勞工的不滿成功侷限在審議會運作的疆界內。在韓國,朴槿惠政府強調意識型態過於基進的勞運不具與政府談判的資格,同時利用三方委員會阻止好鬥的勞運組織影響政策制訂的過程。本文探討日、韓派遣工人法律的修正,藉以印證本文的主張,同時也發現保守派政府成功利用統合主義機制追求新自由主義改革。

Key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