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主義

生活試驗與帝國主義:約翰.彌爾的國際政治思想之再詮釋

透過分析約翰.彌爾(John Stuart Mill)的「自由帝國主義」(liberal imperialism)思想,本文旨在重新詮釋其國際思想,亦即一套包括反對國際干預但支持協助他國建立民主制度的國際政治理論。此一詮釋一方面挑戰學界所熟悉 Michael Walzer 的「社群主義」(Communitarian)解讀,另一方面試圖回應學界對於彌爾作為全球化時代國際政治思想家的新一波關注。911 事件過後,有論者認為彌爾的帝國主義思想可用以解讀美國反恐戰爭的理據,也有批評者主張彌爾乃「民主和平論」(Democratic Peace Theory)的始作俑者,而且思想內容存在諸多矛盾。本文的詮釋立足於以薩.伯林(Isaiah Berlin)的經典詮釋中所強調「生活試驗」(experiments in living)概念。此一概念引發了彌爾研究學界的新一波詮釋,企圖化解效益主義與自由主義的邏輯衝突。本文循線勾勒出此一詮釋的經驗主義層面,並據此重新解讀彌爾的《自傳》為深具理論意涵的一連串生活試驗,從而推論出彌爾的自由帝國主義實乃一套邏輯連貫且根植於實踐經驗的理論,如同其對於個人自由的捍衛以及效益主義的支持。其根基正是彌爾對於自身生活試驗的反思,也就是他所謂的「進步的個體」(progressivebeing)概念之真諦。

美國「擴展民主」戰略的理論與實踐

進入後冷戰時期,「擴展民主」已取代「圍堵共産」,成爲美國外交政策的指導原則。本文目的即在分析與評估擴展戰略的理論架構與政策實踐。向外推廣民主制度的作法,不僅反映出美國本身理想主義的文化背景,且同時展露出美國追求國家安全的企匯。由自由主義學者所倡「民主國家之間没有戰爭」的「民主和平」理論,爲擴展戰略提供了實現國家安全的必要論證。在政策實踐上,文章探討了擴展戰略的四大組.成部分:鞏固民主核心國家丶擴大民主陣營丶降低對民主國家安全的內外在威脅丶以及人道援助。此外,作者並檢視美國如何利用經濟、外交丶政治丶軍事等手段以達成以上目標。雖然有其長遠的理想,擴展戰略在理論建構與政策推動上,均面臨了相當的挑戰。不論是民主與和平之間因果關係的推演丶變數的定義與操作以及實證分析的可信度,「民主和平」理論都存在相當多值得爭議之處。而過度相信民主必將帶來和平,誇大美國可以左右其他國家發展方向的能力,低估其他國家對外在干預的可能反應與容忍程度,甚至過於強調非民主國家的不相容性等等,這些都是推動擴展戰略時可能遭遇挫敗的來源。

自由主義和族群認同:搜尋台灣民族主義的意識型態基礎

民族主義是近代世界最重要的政治力量之一 。在現階段台灣的政治發展中,國家認同的分歧是最顯著的政治衝突和社會分歧。國家認同和民族主義一直是社會科學中的重要研究領域。近幾年世界許多地區發生的國家認同和民族主義的衝突,更引起學者對民族主義現象奠大的關注。
在民族主義的研究中,族群一直被視爲近代民族國家形成的重要基礎。近代的國家認同主要是以對族群歷史和文化的感情認同,所形成的民族認同爲基礎。對己群的認 同,必然和他群劃分界限。因此民族認同一直被視爲和以普遍性原則爲基礎的自由主義,屬於不同的意識形態醃疇,它們有時甚至是互相衝突的。最近有 一 些學者試圖論證,感情認同的民族主義和理性的自由主義「在思想層次上」不但不相衝突,甚至是可以共容的。
本研究以實證的訪問調查資料爲基礎,它發現:在「現實層次上」(至少在台灣),自由主義理念和台灣民 族認同在一 般民衆身上是互相結合的。 一 方面,正如其他近代的民族主義運動一樣,台灣民族主義和感情的族群認同高度相關。可是另一方面,它也和理性的自由主義所延伸的分離主義高度相關。自由主義式的分離主義和族群認同,兩者獨立地對台灣民族主義發揮影響力。更仔細的統計分析同時發現,理性的自由主義對台灣民族主義態度的影響幅度,甚至超越了感情的族群認同。

訂閱 RSS - 自由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