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投票

Carl Schmitt論公投及其限制: 關於直接民主對代議制之挑戰所做的警告

       如同今日的台灣,威瑪共和也曾採行公民投票的制度並且以憲法明文規定之。按照立憲者的原意,之所以要將直接民主的要素帶入威瑪憲法,其理由主要在於他們──一如臺灣的立憲者──對於議會的不信任,因此將直接民主要素視為用以補充代議機關之不足,甚或是視為制衡議會的機制之一。

       德國法學者 Carl Schmitt(施密特)不僅曾經深入地分析議會制的正當性,也同樣對威瑪憲法當中的直接民主要素做出了批評:直接民主形成了對於議會制度的挑戰,並間接造成威瑪共和的瓦解。在理論層次來看,施米特對於代議民主與直接民主的觀察雖然在戰後德國被繼受,但他的影響卻常常被低估。

       因此,本文將對威瑪的直接民主制度進行概略性的剖析。接著則再回到理論面,透過 Carl Schmitt 的書寫來探討代議民主與直接民主的競爭關係,最後則透過其觀點來反思直接民主的侷限與缺失。

民主深化或政黨競爭?初探台灣2004年公民投票參與之影響:以2005年總統選舉為例

過去在解釋投票參與時,經常將投不投票視為利益的取捨以及責任的驅使,亦即假設選民參與投票是為了極大化其利益。而在2004年舉行的全國性公民投票,雖然是直接民主的實踐,卻籠罩在強烈的政黨之爭下,使得領不領公民票成為選舉的焦點之一。針對影響公民投票領票的因素,有必要從心理層面的角度加以探討。由於過去對於公民投票參與的經驗研究並不多見,而以往的文獻發現,台灣民眾的政黨認同、國家認同與民主價值之間的相互作用甚深。因此,我們嘗試透過路徑分析模型分析民眾對公民投票此一程序的認知、民主價值、政治功效感、政治信任感、政黨認同、統獨立場等因素對於公民投票行為的影響。我們初步的發現是,對於公民投票本身的評估具有相當明顯的影響,但是民主價值對於公民投票的影響力並不如預期明顯。認為自己可以影響政治的政治效能感以及對於政治體系的信任感亦不具有顯著影響,而政黨認同及統獨立場對於以上的態度及投票均具有高度的影響力。雖然公民投票本身的評估具有影響,但是此次的公民投票仍然具有相當的政黨色彩,因此民主深化並未完全實現。

公民投票在德國各級政治體系的發展

德國在威瑪共和時期就已經引進公民投票制度,二次大戰之後雖然聯邦德國基本法排除全國性的公民投票制度,但是在少數邦以及地方層級則保留此一制度。一九九○年之後,在邦層級以及地方層級有許多邦陸續引進公民投票制度,形成一股直接民主的風潮,對於德國民主政治以及公民的政治參與有正面的影響。本文從德國公民投票制度的歷史切入,除了介紹其演變過程之外,更探討其演變的原因。第一部份針對公民投票相關名詞的探討以及比較公民投票分類方式。第二部份介紹威瑪共和時期的公民投票制度,釐清公民投票在威瑪共和時期實際運作的狀況。第三部份則討論

訂閱 RSS - 公民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