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治

從日本參議院全國選區談日本政黨與利益團體的關係

長期以來,日本參議院全國選區的議員多半是全國性利益團體代表,而且還是「利益團體推薦、政黨提名」的模式。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參議院全國選區的選舉制度,並沒有規定席次必需按照社會背景與職業來分配。如果不是正式制度所規定,為什麼大部分參議院全國選區的議員會是利益團體的代表?又為什麼會發展出「利益團體推薦、政黨提名」的模式?本文以為若要比較完整地了解日本參議院全國選區為什麼會成為政黨與利益團體合作的場域,必須要從政黨與利益團體整體的關係,尤其是自由民主黨與利益團體的侍從主義關係去了解。侍從主義強調特殊性,恩庇主只會將資源分配給「有支持我、投給我」的人,因此,能被分配到利益的前提是:追隨者必須要表現支持或是承諾未來會支持。雖然眾議院選舉是影響執政的關鍵,但是因為選制設計的關係,眾議院無法顯現全國性利益團體的投票情形。反而是參議院選舉全國選區,儘管選制改革,一直是以全國為一選區,使得特定利益團體的動員情形得以有機會展現,反而可以做為一種監督機制(monitoring mechanism),讓自民黨知道利益團體是否有按照承諾投票支持。此外,透過利益團體的動員與分擔選舉所需要的花費,無形中也解決了政黨競選的困境,參議院選舉全國選區成了政黨與利益團體合作的雙贏場域。本文並檢證過去參議院全國選區的情形,以瞭解為什麼會有自民黨有組織動員優勢的說法。

制度選舉如何可能:--論日本之選舉制度改革

歷來關於「多人區單記非讓渡投票制」的研究,多著重於其比例性或政治後果,而較少論及制度選擇的問題。當日本於1994年初將該制改為「小選區比例代表並立制」後,既有研究多將其歸因於民眾對於現有體制的不滿。這種看法並不能解釋改革成功的時机(同樣的改革提案在旱先一再挫敗),也不能解釋改革的結果為何偏向小選區制而非比例代表制。
本研究將制度選擇視為個別行動者策略互動的結果,提出一個新的思考方向。首先,本研究援引空間模型提出基本命題: 現狀穩定的充要條件,在於其「全方中位性」。其次,根據此一定理導出三項闡於選舉制度改革

Subscribe to RSS - 日本政治